李娜: 我的孩子18岁后不要和我们住, 必须赶出去

记者 李葳 摄

长江日报融媒体9月13日讯 (记者高崇成) 13日一早,武汉姑娘李娜专程从北京飞回武汉,准备参加下午的武网进社区活动。在她抵达武汉仅两个多小时后,就退役后的多元生活、对武汉这座城市,以及中国网球的未来等方面的问题,长江日报记者在联投龙湾网球公园会所对她进行了独家专访。

谈育儿经

男孩子要穷养,18岁后必须赶出家门

记者:当运动员和当两个孩子的妈,分别是什么感受?

李娜:运动员时的生活肯定不一样,每天都要经历一些成功和失败。但是现在有了伢之后,注意力都在伢身上,不像以前,管好自己就行了,现在注意力可能更分散一些。

记者:两个孩子哪个好玩?

李娜(笑):我觉得不存在哪个好玩,都是自己的嘛。第一个孩子的感情和第二个孩子的感情肯定不一样,第一个孩子肯定新鲜些呢,第二个因为你经历过,所以晓得了。就像第一个孩子生病的时候肯定会怕,第二个就有经验了。

记者:女孩子要养得精细点,男孩子可以粗放点?

李娜:本来男孩子就要穷养嘛。不是说物质上,而是精神上的,还是要根据他个人实际情况来看嘛。

记者:对两个孩子有什么期望,将来会不会打网球?

李娜:我会培养他们的兴趣,不会强迫他们一定要做什么,但是会鼓励他们去从事一项体育运动,因为我觉得从事体育运动的小朋友会更独立更坚强。我和姜山的孩子,18岁以后就不要和我们一起住,因为已经成年了,18岁以后必须要把他们赶出去。

记者:谈谈有啥育儿经?

李娜:我没有什么育儿经啊。现在生活节奏蛮快,如果是在他们幼儿园之前或上小学之前让他们学太多东西的话,他们背负的包袱太大了,而且等他们上小学之后玩的时间肯定会减少了,所以在他们能玩的时候尽量满足,让他们去玩。我特别理解不了要去培优啥的,老是说什么不要输在起跑线上,问题是终点线在哪里,没有人晓得,而且起跑线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。

谈武汉

变化太大,都有了陌生的感觉

记者:你长期在北京住,武汉回得少吧?

李娜(笑):是啊,现在回武汉除了会说武汉话外,其他人都不认得了。

记者:原来在武汉经常去什么地方玩?

李娜(笑):其实说老实话,我是混汉口的,呵呵……

记者:混汉口的班子,民众乐园、中山大道去得多不多?

李娜:我觉得我原来训练蛮枯躁,一般就是去学校、训练的地方,然后回家。如果民众乐园混得多的话,后来也当不了冠军。

2017年9月13日,李娜回到武汉参加武网进社区活动。记者 李葳 摄

记者:现在回来一般去什么地方玩?

李娜:没有啊,没时间。你看就像今天一样,我早上6点的飞机,8点到武汉,然后就被这位仁兄(即武网相关负责人赵榕刚)拉到这里来了,又接受你们采访。因为现在重心就在伢身上了,所以感觉每次回来就是为了做活动,做完了又要回北京。

记者:2014年澳网时你曾说武汉是一座“千万人口的小城镇”?

李娜:当时这样说是因为我每次出去比赛的时候别人总问我是哪里的啊,北京还是上海的,我说是武汉的,他就说武汉是哪里啊,我要解释半天,说武汉就在中国的中间。可能一些外国人觉得武汉是个蛮小的地方,所以我当时才会说武汉是个小城镇,只有1000多万人口。别人一听之后说,啊,武汉原来这么大这么多人啊,真是令人难以置信!

记者:武汉每天不一样,对武汉的变化你有什么感受?

李娜:变化太大了,好多地方都不认得。以前我对武汉比较熟悉,回来知道这是哪里那是哪里,现在变化太大,甚至会产生一种陌生的感觉。

2017年9月13日,李娜回到武汉参加武网进社区活动。记者 李葳 摄

谈打造网球之城

普及是第一位,愿意为家乡尽力

记者:你怎么看武汉打造网球之城?

李娜:我当然希望武汉成功打造成网球之城,但是这条路比想象的要难,需要时间去沉淀,也需要全社会通力协作。当然,时代不一样了,大家的想法也不一样,物质条件好了,很多人不愿意把小孩子送去练网球,觉得太苦了,很多孩子本来不是富二代,但已经被养成了富二代。

记者:有什么建议?

李娜:普及肯定是第一位的,因为你如果培养10个人有一个冠军的话,你培养100个人1000个人出冠军的比例就更高了。而且要培养自己的教练,因为很多在外面教学的教练都是业余的,从来没有接触过专业训练,教学不规范。

记者:如果家乡需要你回来,你愿意吗?

李娜:肯定愿意,但我不会一个人单独回来,我会带一个团队一起回来,因为我需要有人帮忙策划、有人帮忙做事,我虽然是网球运动员,但在策划和执行方面肯定要找最专业的团队。

谈餐厅

生意还可以,好不好吃试过就知道了

记者:听说你在武汉天地开了家新元素餐厅?

李娜:是的,生意应该还可以吧。不过我不管生意,大概知道怎么样就行了,不用非要了解今天营业额是多少,流水多少,没有必要了解这么细。

记者:能推荐一种你喜欢吃的菜吗?

李娜(笑):我喜欢吃什么菜不代表大家喜欢吃什么,我相信任何一家餐厅也不会只做一种菜系或一种主菜让你选,肯定会有各种各样的为了更多去满足大家的愿望,所以好不好吃去试过就晓得了。当然,我会根据心情而定,呵呵……

记者:那心情好和不好的时候吃什么?

李娜(笑):看身体状态,假如有段时间吃得太油腻了,肯定喜欢吃清淡的,如果说这两天吃得清淡,过两天会去吃味重一点的。这是西餐厅,里面有很多选择,清淡的比如沙拉,每一道菜都蛮有特色,不然我也不会跟他们一起合作。

记者:长期住北京口味有变化吗?

李娜:在北京吃的口味与原来在武汉不一样,当然我喜欢的口味也变了,因为有伢,要根据伢的饮食调整。回武汉也很少到外面吃,因为有时候可能太长时间不吃了肠胃不适应,就有可能吃完一顿之后嘴巴和味蕾得到了享受,结果却是要跟最好的朋友马桶呆一天。

谈武网

期待武网不仅是一项赛事,要像过节一样

记者:今年已是武网第四季,对武网有什么期待?

李娜:肯定希望武网越来越好啊!武网这个比赛当然是好事,可以更多喜欢网球的人近距离观看高水平选手对决。其实我觉得武网比赛的时候正好在国庆前,我是期望武网可以办成聚会,就是大人带着小伢来看比赛,就像过节一样的,而不应该只是一项赛事而已。

记者:武网期间,有很多好朋友要过来参赛,有没有打算和她们聚一下?

李娜:说个老实话,我觉得蛮犹豫,因为本来武汉是我的家乡,我希望花更多时间跟她们介绍,但是作为运动员来说我又理解他们的心情,就是当球员到达一个新地方的时候,她不可能花太多精力和时间去逛,这会消耗她们的注意力。更何况吃东西的话,担心她们不习惯武汉口味,可能肠胃会有一些不适应不舒服。想带她们吃想带她们看,但是又要保护她们,不能做太多出格的事,所以蛮矛盾。

记者:武网期间你会与球迷互动吗?

李娜(笑):武网期间我都在,目前已经确定会有4到5个活动会参加,应该会有与球迷的互动。我想球迷去现场应该不是想和我互动,他们最想的应该是看球吧,呵呵……

记者:武汉球迷肯定还是想看你。

李娜:但是我觉得,为武网代言应该是让更多人近距离观看高水平选手的比赛,这是最主要的。看我的话,就到杜沙夫人腊像馆看就行了,呵呵……

记者:上次武网开票时你抽了两张票给幸运球迷,到时候会不会跟球迷一起看?

李娜:应该会,抽到的那两个人应该会和我一起看球。

谈青少年网球选手

一旦选择了,就不要轻易放弃

记者:武汉正在推动和普及青少年网球,比如暑假免费网球技能培训,网球进校园等。

李娜:能有这种想法和举措肯定是好事,但是任何一件事情要做成功肯定需要长期坚持,不可能做一次两次就行了,而且这个必须是全社会共同参与完成的。

记者:你原来学网球和现在有什么不同?

李娜:现在小孩子怎么学网球我不知道,没有经历过,但是我小时候学网球是因为我太胖了,爸爸想让我减点肥。每个人的成长阶段和经历不一样,没有必要相比,因为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是独一无二的。

记者:有很多人学网球就是受了你的影响,你想对青少年网球爱好者说点什么?

李娜:首先不要强迫自己去打球,如果是强迫的话,在学的过程中找不到乐趣,那我觉得没有必要去浪费时间。其次就是在训练的过程中,每一个人都可能今天进步多一点,明天进步少一点,不要去攀比,因为每个人在特殊的时候的进步点是不一样的。还有就是,一旦选择了,你就不能轻易放弃,我也是这样教我自己伢的。

谈中国网球

就像乒乓球一样,环境不一样没可比性

记者:你退了后,中国网球好像没有那么热了?

李娜:现在的条件肯定比我们那时候好,而且一批会比一批好。不管是看球的人还是平常的人都会把她们的成绩和我们那时候对比,我还是想说没必要对比。

记者:今年的大满贯冠军奥斯塔彭科等人都很年轻,与王蔷等中国年轻小花差不多大。

李娜: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对比,你如果要对比的话,那我们中国的乒乓球当冠军的年龄永远比外国人年轻,因为环境不一样。

记者:吴易昺获得美网青少年男单和男双冠军,是不是看到了中国男子网球的希望?

李娜:没必要过多吹捧,因为职业这条路特别特别艰辛,我曾经看过纳达尔的自传,他原来拿了一个青少年冠军,回家后他爸妈为他庆祝,然而他叔叔说了一句非常严厉的话:“你们是不是有毛病啊,他只是拿了个冠军你们就这样,那他今后的路怎么办啊。”看过纳达尔自传才知道,他叔叔对他的管理从小就是非常职业的。

转载请注明 合肥传媒网 http://www.110hefei.com

评论

  • 相关推荐
  • 新闻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财经
  • 汽车
  • 科技
  • 房产
  • 军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