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以忘却的记忆……月亮湾

周末的月亮湾,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,早餐后,我和媳妇到家附近的月亮湾公园溜达溜达,因为时近春分,南方的的春色要比北方来的更早,行走在那一大片荔枝园里,要开还没开的荔枝花蕾,就像成熟的荔枝一样,把荔枝树都快压弯了,月亮湾的荔枝一直 都有“大年”、“小年”这一说法,荔枝花开得这么旺,看来今年的荔枝又是一个“大年”。呼吸着这香喷喷的荔枝花香,看着枝头上冒出的满眼脆绿的新芽和周围新崛起的一栋栋新楼,听着园内各种鸟儿叽叽喳喳的叫着,突然,有一种真的爱上月亮湾的感觉。

是呀,掐指算来,我已在月亮湾住上了20多年,思惜回到20年前,月亮湾这里有我太多难以忘却的记忆! 也

许我这辈子就与月亮湾有缘吧,老家附近有一个叫月亮湾的地方,来南方20多年了,又一直住在月亮湾,刚来那时候,月亮湾连路都没有,别说路了,就连吃的水都没有,记得同事们在那棵大榕树傍边打了一口很深的井,我们吃的水就是井里的水,洗衣服的水是用一根10来米长的塑料绳系着一个小塑料桶,一桶一桶的从井里往上提,住的是铁皮瓦盖的工棚,工棚那吊顶用的是纸板,晚上老鼠总是在那纸板里面跑来跑去的,动静特别大,一点也不顾及我睡觉,更可恨的公老鼠和母老鼠在吊顶上面繁衍生息,生了好多好多的小老鼠,老的小的,一窝接一窝的来,更是闹得我们没法睡。后来见到广东人吃老鼠,我就特别喜欢广东人,因为只有广东人把老鼠都吃完了,老鼠就不会再打扰我睡觉了。

尽管住在工棚里那讨厌的老鼠特别多,可房子的外墙毕竟还是用砖砌的,职工食堂、澡堂呀就没这么奢侈了,全是用竹子和石棉瓦做成的,台风一来,石棉瓦被风刮走了,就只剩竹架架了。记得92年下半年的一天,台风来了,我们用铁丝给食堂拉防台浪风时,台风将铺房顶上的铁皮瓦刮的在空中乱飞,要不是我躲避及时,显些要了我小命。

年代不同了,时代进步了,想想那时的石棉瓦房,比比现在工地上那些带空调的、标准的且被中建CI美化过的板房, 那该是何等的幸福呀!

说完住的,再说说吃的。我刚来月亮湾时,是局里集全局之力,进行深圳妈湾电厂大会战,住在月亮湾的有300多人,一日三餐都在前面提到的石棉瓦食堂里排队打饭,饭好像是1毛钱1两,蔬菜是1毛钱1勺子,肉片是4毛钱1勺子,中餐不到2元钱吃的肚子圆溜溜,周三或是周五的晚饭,食堂总要卤些猪耳朵、猪蹄子、猪肠子等,每到这时,几个好吃好喝哥们总是凑在一起,光着膀子围坐在一张用工地废模板钉成的小桌旁,打打牙祭,你买三两猪耳朵、我买二两猪肠子,再买一瓶那种塑料瓶的,1.5元一瓶的尖庄白酒,好一点的就得花2.5元大价钱,买一瓶52度的川曲。喝啤酒是当地产的金威啤酒,这种啤酒喝起来比洛阳宫好喝,不象洛阳宫那么淡。吃饱了喝完了,有时就去小市场上打几把台球。除了在食堂买点卤菜犒劳一下以外,有时哥几个还凑份子,你掏50元,我掏30元的到外面小馆子里搓一顿。广东那地方挨着海,虾特别多,刚去的时候在饭馆去吃饭,上来一盘红彤彤的虾,一个虾有中手指那么大,可看着不知道怎么吃,不会拨虾皮,偷偷的看别人拨完了才试着慢慢的拨着吃,广东人吃虾时,还端上一碗水放在桌子上,水是用来拨虾以后洗手的,第一次见端碗水上来时,有点不明白,想着是上来的是汤,心里还嘀咕着广东人这么抠门,烧汤连油也舍不得给点。你还别说,听说还真有人把那洗手水当汤喝了。

刚到月亮湾时,每天早晨有广播员6:30就放高音喇叭,喇叭一响,就得赶紧爬起来刷牙、洗脸、早餐后就开始了忙碌的一天。白天除了干活还是干活,晚上基本上没有什么业余活动,除了喝酒就是看电视,那时候电视还没普及,只有大食堂有一台电视,职工们晚饭后老早就搬个小板凳去占一个好点位置。平常的娱乐活动也少,只是在“五一”呀国庆呀搞点活动,没什么好玩的,职工们聚在一起滚废旧汽车轮胎比赛,谁赢了,可以得到一瓶牙膏呀、一块肥皂呀。

电脑也只有一台,不像现在这样每个人都有电脑,电脑那时候简直跟宝贝一样,电脑那时不叫电脑叫“微机”,所以放电脑那间房子就叫微机室,微机室里铺有地毯,安装有空调,说是微机必须保持恒温,微机室里除了工作人员以外,谁也不准进去,因为怕鞋子上带有灰进去了,把微机搞的不能工作了。

电脑跟宝贝一样,手机就更邪乎了,记得老板最早用的一个“大哥大”的砖头手机,好像是发了七、八万呀,普通老百姓根本就别奢望使用手机了。那个年代BB机的年代,有点小钱的人基本上都买了BB机,用BB机都得通过传呼台来呼叫,我开始使用的是一个数字机,后来花1300元也买了一个汉显的,就是那种可以在BB机上留言的,比方说约一个哥们晚上吃饭,就可以直接留言晚上几点到那个饭馆喝酒呀,用起来还算方便,但最不方便的是没有电话的时候,既便是老板呼你,没电话回复,你也是干瞪眼。

92年的时候,公司对去深圳工作的人员实行的是两年一轮换的政策,去深圳要办理中华人民共和国深圳经济特区边防特区通行证,我至今还保留多份边防通行证,记得后来,我又托人办了张特别通行证,所谓特别通行证,就是坐在车子里不用下车,把证件给哨兵们看一下,就可以进关的那种证件,有了这个特别通行证,感觉还挺牛逼的。

要说我去深圳,还真得感谢干部科那个张科长,是张科长把我调了过去。92年年初,我刚好分家另立门户,分家时家当就是两口瓦缸,一口大一点用来张水,一口小点的用张米,家里全部固定资产加起来也不到1000元,分家时还分了500元的债务。没去之前我在洛阳邙山上班,一个月工资就108元,去深圳的第一个月,我就领300多元的工资,我那高兴的劲头就别提了,舍不得吃,舍不得穿,我每个月发了工资都翻过一个小山岭,到一个叫赤湾的邮电所里把工资都寄给我媳妇,因为家里要还债,还要买化肥,我那两个幼小的孩子还急着要吃些奶粉 。那是根本不知道在银行开过户呀,更别说什么网银呀。

前面记忆的都是些鸡毛算皮的事,要说更值得写的是,公司早前那些领导们,他们以非凡的远见卓识和超全的前瞻性,在寸土寸金的南山脚下买了一块不大的土地,后来的领导又建了现在这叫“中建荔香家园”的小区,算我命好,我也在这个小区里买了一个内部价的小窝,正是这个小窝,才结束了我和我媳妇、孩子长期分居的历史,也正是这个小窝,使我和我的家人在台风多发的伶仃洋之畔,有了一个避风遮雨的地方。10多年了,我因为要供两个孩子读书,对那小窝没有花一分钱去装修打扮,小窝虽然十分清贫简单,但和家人在一起,总能感觉到家的温暖。

除了小窝,我还不得不说,在月亮湾,我认识了好多好多的妹妹、姐姐、小弟和大哥,是他们帮助了我,才使我混到今天。我爹在世时,就教育我们,若是你帮助了别人,不要总挂在嘴里,记在心里,若是别人帮助过你,你一定要记住一辈子,所以我一辈子将感恩于曾经帮助过我的每一个人!

斗转星移,岁月蹉跎。来月亮湾20多年,现在想想,除了老婆孩子,还有这清贫的小窝,我还有什么?不呀,那些所以帮助我的人,都是我的朋友,朋友才是最大的财富!

如今,月亮湾这地方可是大变样了,当初刚修的那条狭窄的叫荔湾路的路,现在改名叫前海路,当初路边刚栽的小树只有擀面杖那么大,树在阳光的照耀下,也长成了参天大树,可我在岁月的煎熬下,也成了满脸皱纹的白发老头........

总之,月亮湾-----那些年、那些人、那些事!还有那些太多令我难以忘却的记忆......(作者: 刘礼国)

转载请注明 掌上合肥新闻网 http://www.110hefei.com

评论

  • 相关推荐
  • 新闻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财经
  • 汽车
  • 科技
  • 房产
  • 军事